首页 > 游戏竞技 > 折翼尘嚣冬天里

第362章 不以善小而不为 不以恶小而为之 积跬步 致远(1/3)

目录

“你不是真的吧?这不是你的风格啊!”

周详突然觉得崔鹏很陌生了,自己这小体格都没被吓倒,崔鹏是自由搏击冠军,难道被骆秉承折腾了一次,人就变得胆小了?

“嗯,是专案组的人说的。”

崔鹏在专案组听大家的议论多了,就觉得,虽然解宫海骆秉承被拔除了,但罗案里面的水,还没掏干,大家都此讳莫如深,掉下去,还有可能淹死人。

“我说呢,我就觉得你这娃不对,变得突然油腻了!”

周详数落着崔鹏,其实他自己也没好多少,他也变了很多,经一事长一智,也油滑了几分。

这是成熟的过程,只是自己没感觉到。

经历了这么多,这么大的事情,不被触动,根本就不可能。

“去!你才油腻呢,我是觉得他们说的有理。回来告诉何哥,怕他再跌入炼狱。”

确实崔鹏能替人着想,确实是变了,人,毋以善小而不为,从小处开始替人着想,同样会让了感到温暖和善意。

何志伟此时就对崔鹏刮目,他觉得时势造人,他想起这两个月的磨难,承认崔鹏说的在理。

“那滋味确实不好受。”

“我被骆秉承坑害一次,差一点就没爬上来,人都要疯了。你再看看何哥经历了多少,是我的十倍都不止吧!再熬,他就熬成酱子了。”

崔鹏将心比心,体会到了何志伟所受的极限打压,能完整地活下来,实属不易。

他觉得何志伟如此坚守,把解宫海和骆秉承都顶进了死路,而自己毫无所获,一身的枪伤,以及仍然洗刷不掉嫌疑。

崔鹏和大家一样,绝不相信,何志伟和王必成会拿死者日记,解宫海的不雅视频,敲诈勒索解宫海,但他苦于没有证据,能够推翻汤蔚辰的指控。

查不到老必送孩子参加航模比赛,到下午比赛完,再接孩子的这段时间的行踪,就不能洗刷汤蔚辰的指控。

这样一来,敲诈解宫海,黑吃黑的案件,就如影随形,影响着王必成和何志伟。

“崔鹏说的对,接手这件案子,我透支了太多了,没人的时候,我不仅怕死,还怕很多,尤其在不能掌控自己生死的时候,那种无助,最为恐怖。”

何志伟双手抱着茶杯,似乎是为了寻求温暖,眼神却十分的空洞,他在回溯这两个月的艰辛。

“您也会怕?我一直看您和骆秉承倔犟的缠斗,像两只下山猛虎。没看到您一点儿恐惧,一副我不怕的样子,反倒是骆队,不时地恼羞成怒,色厉内荏。”

周详感到吃惊,何志伟就是自己的主心骨,他怎么可以害怕呢。

“唉,我就是一个小老百姓,没有打怪的金箍棒,怎么会不害怕?”

何志伟依旧是愁眉不展,走到这一刻了,还有太多不确定因素,包括私事。

“是啊,连我们这个小小的探组,都被打的七零八落。”

崔鹏深有感触。

“人最怕的就是不确定性,就像在战场上,你永远不能保证,活下来的就是你。你死了,对身边人来说,是几句惋惜,一声长叹,但并不可怕。但对自己而言,却是塌天,这个世界将不再有你和你的未来。”

何志伟不知道,崔鹏他们是否听的懂,没有经历过生死的人,很难做到感同身受。

“在失马桥,我看到土狗费死后的样子,能够理解你的意思。我追踪土狗费好久,但看见他突然那么样暴毙,我知道他心有多么的不甘。”

崔鹏在失马桥之夜,站在土狗费自戕的尸体旁,他感受到了这个亡命徒的内心世界,领悟死亡的意义,这也算是一种顿悟。

“详子,这两个月的磨难,说不怕,那是吹牛。但头晚即使怕到彻夜难眠,第二天早晨起来,头昏欲裂,你仍要继续面对骆秉承的时候,

本章未完,下一页继续

书页 目录
好书推荐: 锦绣嫡女之赖上摄政王 凭什么我不能当学霸 崩坏三之万界抽奖 更宋 大明合伙人 长生65000000年 我是一只大鳄霸 我有一个诡异档案 从爱情公寓开始的逃生 想把我说给你看